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


您的位置: 泉州网>泉州新闻
2018-06-21 10:25:02 来源:泉州网
镇抚巷拥有深厚历史底蕴的同时,又完好地兼容了时尚潮流,值得细细品读。

巷 | 遇 | 档 | 案

地理位置

泉州市鲤城区镇抚巷

所属社区

泉州市鲤中街道和平社区

A 地名由来

  关于“镇抚”的巷名,在泉州古城内有两个。当年明太祖朱元璋为了加强中央集权,设锦衣卫掌管刑狱,而锦衣卫下又设“南北镇抚司”,泉州的镇抚司,设于中山北路的一条巷中,这条巷子就成了“镇抚司巷”,而当年镇抚司的一个府第,设于中山中路的一条巷中,这条巷子也就被称为“镇抚巷”。

B 巷子看点

  镇抚巷不长,西接中山中路,东抵敷仁巷,仅200余米,因巷口毗邻热闹的中山中路,白天紧跟潮流的年轻人在这里逛街,晚上也是灯火通明、夜市兴旺。不过,再往里走一段,时光似乎缓慢下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黄宗汉故居安静地坐落一旁,斜对面则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叶贻根洋楼,还有由旧染纸厂变身的美好生活·SUHU园区正在改造中。镇抚巷拥有深厚历史底蕴的同时,又完好地兼容了时尚潮流,值得细细品读。

镇抚巷51号

黄宗汉故居:

父子两进士 黄氏一探花

   黄宗汉(1803年-1864年),字季云,号寿臣,泉州人,7岁丧父,由嫡长兄黄宗澄(嘉庆二十四年举人)教养成人。道光十四年(1834年),黄宗汉中举人,第二年联捷中进士,官至两广总督兼五口通商大臣,且在清末朝廷之上,内不畏权势,外力主抗敌,为慈禧太后所不喜,虽然最后被革职,病逝于上海,但在历史上留下了铮铮铁骨的一笔。
?
   大门西侧立有“大司马”石碑,大司马在古代位列“三公”(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之首,执掌兵马,位极人臣,但在南北朝之后,此职已废,明清时已成士大夫之间的雅称,黄宗汉曾任兵部主事、两广总督兼五口通商大臣,有“大司马”这样的石碑,并不夸张。
  关于这块“大司马”石碑,还有一段失而复得的故事,黄氏后人黄子钤(qián,有谋略之意)先生介绍说,由于历史原因,石碑曾流落到泉州市区东湖附近一户普通人家之中,与泔水为伴,黄氏后人花500元重新购回,才得以再立门前。
  故居内木门墙被刷成了黑色,虽经侵蚀后发白,却不乏庄重肃静。
???? 雕绘典雅的砛层保留了下来。
?
  故居内有探花、进士匾额各一,“进士”的来历,上面清晰记载,黄宗汉为道光乙未(1835年)科进士,而“探花”的来历,又有一段颇为曲折的故事。
  黄宗汉之子黄贻楫(1832年-1895年),字远伯,号霁川,如匾额上所写,为同治甲戌年(同治十三年,1874年)殿试第三名,即为探花,科考成绩犹在乃父之上,此时距离黄宗汉被革职后逝世(同治三年)刚好十年,父亲开罪慈禧而官场失意,对儿子的殿试成绩是否影响,实在难以定论,而据黄子钤先生讲,当年黄贻楫正是同治帝准备钦点的状元,由于黄宗汉为慈禧所恶,黄贻楫才被降格为探花。
  即便如此,黄氏“父子两进士”,其中还有一位“探花郎”,在传统科考中也是光宗耀祖的巨大成就。

  故居内悬有“忠勤正直”匾额,这四个字也来头不小。咸丰三年,太平天国军队攻克南京,清军重兵进驻江南,大军未动,粮草现行,古代战争中,粮草可谓重中之重,江南大营后勤任务自然十分繁重,黄宗汉建议江、浙、赣三省按月定额接济,有效解决江南大营军饷难题。咸丰四年,咸丰帝亲笔御书“忠勤正直”四个字赐予黄宗汉,并提升其为四川总督,于是有了这块匾额,不过最后黄宗汉由于被革职并永不叙用,这四个字被清廷收回。

??? 和之前的“进士”“探花”匾额一样,这块“忠勤正直”匾在历史中也被人为损坏,但这些复制品中,仍可窥见黄氏父子在清朝的显赫地位。

  古人寒窗苦读,金榜题名者大多书法了得,题对撰联对黄氏父子这两位进士兼书法家来说,自然不在话下,故居正大厅石柱上有“清紫葵罗钟间气,蒙存浅达有遗书”一联,原联由黄贻楫题写于清朝京城泉州会馆大门两侧,“清紫葵罗”指的是泉州四大名山“清源山、紫帽山、葵山、罗裳山”,而“蒙存浅达”指明朝泉州理学四大名著“《易经蒙引》《易经存疑》《四书浅说》《四书达说》”,八个字便写出泉州风土人文,气概非凡。
  正厅大门上这幅“雄文豹蔚尊鸾阁,家业蝉嫣荫鲤庭”,为黄宗汉自撰自写,“豹蔚”,出自《易经》“君子豹变,其文蔚也”,说的是君子风度姿容美好;“鸾阁”,宫中的亭阁,自然代指朝廷;“蝉嫣”,连绵不断之意;“鲤庭”,来自孔子的故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孔鲤从庭院走过,也被父亲孔子问有没有读过《诗经》,说的是子受父训的良好家教。黄宗汉撰写此联,想是要勉励子孙读书为官,诗礼传家,后来黄贻楫真的“蝉嫣”进士,而泉州也有“鲤城”之说,此联用典古雅,意蕴深长,既有预言,又有双关,虽然上半部分已被遮盖,下半部分也是后人据黄宗汉笔迹描成,但仍自成一格,声名在外。
  故居中门有黄贻楫自撰对联“修其孝弟忠信,以为黼黻文章”。“弟”,通“悌”,敬爱兄长之意;黼黻(fǔ fú,礼服上的华美花纹),形容文章好,有才华。这也是黄贻楫对后代“提高修养,写好文章”言简意赅的家训。
  相比其他旧宅,黄宗汉故居内的柱头雕花更为繁复,此处一只鸾鸟造型的木刻,线条流畅。
  正厅两侧墙壁上,万字纹中有芭蕉扇、葫芦等八仙法器图案,寓意着吉祥如意。

  正厅东侧门后,是一排护厝,据黄氏后人介绍,这是以前佣人居住的地方,护厝前通道内,有一口百年八角井,仍有井水,只是已不再取用,平时用旁边的井盖遮住,保证安全。

  黄宗汉故居隔壁的49号,同样是黄氏旧宅,这间古厝始建于明代,当时安海徐氏发家后迁居于此,为当时泉州城内的巨富,后家道中落,这座古厝由黄氏购得,加以修缮后成了现在的样子,旧宅保留了大量木质结构,显得古香古色。
  镇抚巷内,黄氏的旧宅占了很大一部分,52号同样是黄氏的老宅,院内保留了旧时留下的一处非常精美的景观,东墙与南墙之间,是一处高耸的假山石,贴壁而立,与墙角融为一体,有一峰独秀的美感,左右假山石,有山涧造型、石笋造型,高低错落,黑白森然,颇有泼墨山水中的意境。
  怪石嶙峋,花草掩映,一步一景,体现了中国传统的庭院之美。
  假山石桥之下,还有红黄两色金鱼游弋。
?
  院内有两个造型迥异的石雕,状若石凳,户主人介绍说这是柱础石,一个为圆鼓形,一个为八面形,纹饰古朴大气。中国传统木架结构房屋中,柱础石用来承受屋柱压力,既可承重,又可防潮。从这两个柱础大小和用心程度,不难想象当年黄宅的美轮美奂。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摄制组的人员到泉州摄制《悠悠刺桐城》电视剧时,就以几家黄氏旧宅为主要场景,这里也是场景第之一,宅内一位阿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拍摄时的情景:“拍的时候我家养的鸡还被拍进去了。”

镇抚巷38号

叶贻根洋楼:

风雨八十载 巍巍叶氏楼

  镇抚巷38号,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叶贻根洋楼,整栋楼宽大高耸,很有气势,在巷边即可看到造型简约的山花。
  二楼外立面正中央,有着三个彩色英文字母“YAP”,这是叶贻根当年在海外经商时,“叶”姓对应的英文名。外廊柱和楼顶山花线条简洁大方,风格统一,显示叶贻根当年对建筑不俗的品位。
  据叶贻根的儿子叶文进先生介绍,祖父叶燕伴早年在印尼泗水做生意,家族经营建筑材料、布匹等生意,1937年,父亲叶贻根和叔叔叶贻住回乡建楼,这栋楼的设计来自兄弟二人,请的则是当时惠安建筑名师“乌师”负责监督建造,鉴于当年对建筑品质的苛刻要求,以及家族有建筑材料生意,大楼的瓷砖、水泥等材料直接从印尼海运回来,300多根打基础的木桩,也全靠人工沉降打桩。
  此外,大楼还在安全性和舒适性方面思虑周全,各种防盗设施齐全,还能防蚊通风。80年过去,大楼依旧坚固舒适,里面的瓷砖少见磨损痕迹,色泽鲜明。
  一个普通的窗户,分了四层之多,最外面的是玻璃,透光通风;第二层是铁条,安全防盗;第三层是纱网,防御蚊虫;第四层则是木窗,遮光美观。从这些细节足以看出,当年叶氏兄弟对建筑细节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图中叶文进先生在演示木窗如何通过滑轨移动,可以看到,木窗移动到旁边时,与墙壁合为一体,不占室内空间,同时又不遮挡光线。
  80年前的设计考究的窗户滑轨,用起来依然方便。
  一楼前有“濑水流芳”四个字,大厅内有对联一副:濑水肇基奕世蜚声惟孝弟,龟山衍祚一门佳气在诗书。点明了镇抚巷叶氏迁自泉州南安龟山,且是从南安濑水衍派散发开来,肇基奕世的。
  一楼大门西侧,有一座石梯通往二楼,楼梯造型同样与整栋大楼风格统一,石质扶手和阶梯的线条非常简约大方,80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小资感十足,赏心悦目。
  二楼两侧外廊各有一处向楼外凸出的小阳台,大门东侧小阳台有一圆孔,从上往下看,正好是对应的是一楼院中的一口水井,可想当年,叶家的人在二楼即可直接从阳台吊水上来泡茶饮用,免去了拎水上楼之苦,如此周到的考虑,住起来想必相当的舒适安逸。
  从这个角度看,如此汲水方式,不仅方便,更增添了许多生活乐趣。
  前后楼之间,有天桥相连,地上铺设着当年从印尼海运回来的黑白瓷砖,也是当年西欧流行的搭配,加上颇有地中海风的蓝色门窗、闽南风的烟炙砖,几种中外元素混搭,却丝毫不见造作,反而安排得熨帖自然。
  天桥两边的石质长条靠椅,坐在上面通风遮阳,以前还有叶氏年轻一辈的人在上面做烧烤吃,也不见烟熏,再次体现了叶氏兄弟为家人居住舒适的细致考虑。

  除了舒适,这栋楼的防盗特点同样在很多地方显现,这是二楼前厅后门左右门扇的拼图,可见左边凸起,右边凹进,据叶氏后人介绍,这叫“阴阳门”,合拢之后,互相卡嵌,盗贼是不可能用刀从外面拨开门栓的。除了门的考究,门栓同样暗藏机关,与此前介绍的裴巷蒋氏旧宅一样,这里的门栓栓上容易,拉开会被卡住,要在屋内按一下门栓小机关才可方便拉开,门扇和门栓的“双保险”,同样来自叶氏兄弟的精巧构思。

  除了一楼右侧的石梯可上二楼,一楼内还有楼梯可以直上二楼客厅,两种上楼的方式方便居住,防盗工作自然不会敷衍,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直接用铁栏封住三面,要二楼内的人拉伸置于轨道上的铁栏,下面的人方可进入二楼,非常有安全感。

  据叶氏后人介绍,铁栏的构件都是当年手工锻造而成,至今仍是异常牢固。

??? 正是因为叶氏洋楼的坚固安全,在战争年代,每遇空袭,叶家还会让附近幼儿园的师生进来躲避,也是基于同样原因,叶氏洋楼在历史上还曾是解放军的军事联络处,后来还接待过苏联专家,1955年,这里还曾作为泉州市人民法院的办公地点。1965年,叶氏家人重新搬回来居住。

  二楼前厅大门前,有“南阳衍派”四个字,厅内有对联一副:堂构奠新居紫帽清源双峰对峙,箕裘绵世泽龟山濑水一脉相承。点明叶氏最早是来自古代中原地区的南阳郡,“紫帽清源”“ 龟山濑水”如一楼对联一样,说明镇抚巷叶氏的来龙去脉。

?
  二楼大厅后门之上,有“南薰淂挹”四个字,“淂”通“得”,四个字的字面意思为“可舀来自东南和暖的熏风”。宋词有“好挹薰风和舜琴”之句,白居易也有诗云“熏风自南至,吹我池上林”,“挹南薰”的意境非常文雅。此外,南薰也作南熏,典出《礼记》,除南风之外,还有宫殿楼阁之意,泉州水门巷竹街也有南薰门遗址,这句话还契合了泉州的特色,读之令人回味。
  二楼四面设门,除了前后的“南阳衍派”“ 南薰得挹”外,另外两个门楣上还有“东升朗照”“西庚献瑞”,就属于较为浅白的祝福话语了。

  有趣的是,二楼大厅前的外廊地上,还设有一个罕见的方形孔,据叶氏后人介绍,这主要用来方便观察一楼来人的情况,因为刚到一楼院中的人,很难想象和发现二楼外廊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看见自己,足以起到观测盗贼的作用。

  楼顶还有一座八角亭,据介绍,这个八角亭当年用于纳凉避暑,远眺风景外,亭中还曾挂着一只小竹篮,置于整栋楼的最高处,据说叶家最初到印尼的时候也很穷困,靠着提竹篮卖糕点起家,叶氏发达之后不忘过往,用这只竹篮来纪念曾经的筚路蓝缕,同时教育后辈勤俭持家,非常有特色。后来这座八角亭四面被封了起来,现在用于堆放杂物。

  文创亮点

  镇抚巷37号:

  旧染纸厂变身“美好生活·SUHU”

  镇抚巷37号,以前是染纸厂,后来成为印刷厂,印制扑克牌,是上世纪泉州著名的私营企业,后来荒弃多年,目前正在改造为“美好生活·SUHU”项目。

  20多年前,制造扑克牌的印刷厂曾有过辉煌的历史。对照2017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第20位是主营房地产开发的苏宁环球集团有限公司。

  据项目负责人郑达真介绍,“SUHU”来自福建泉州方言“舒服”的谐音,读起来很有亲切感。园区占地3600平方米,建筑面积6000多平方米,旧厂当年设计得非常牢固,在改造过程中,旧厂中有着历史文化特色的建筑、树木等将基本保留下来,遵从传统文化、闽南文化、泉州井文化体系去修复它,完善它。

  目前园区一期招商已经结束,已有电影《南少林·剑经》剧组、俞大猷国术馆、美好生活公益图书馆等入驻,建成之后,将有包括教育培训、民宿、闽南小食、酒吧、茶馆、工作室等在内的多种业态,吸引更多的文创人才入驻,泉州也将再增一个游览赏玩的好去处。

  旧染纸厂内传统的月洞门、 有五角星的厂房,这些都将保留下来。园区正立面将会修建一个传统的日晷,利用阳光的投影来划分时刻,太阳照射下,钛金装饰的日晷折射出的光芒,提醒游客“光阴似金”。

  园区还将挖一个泮月池,堆起一座小山,既可以积蓄雨水滋润草木,也符合中国风水的哲学,做到阴阳平衡。

  除了这些,还会遵从泉州的井文化,在园区内掘井一口,不失人间烟火气。

  园区将为入驻的美好生活公益图书馆建设一栋建筑,以“竹苞松茂”命名,来陈列一万多册晋江市多年前捐赠的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书籍,“竹苞松茂”的名字,意味着松竹茂盛,就像泉州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里涌现的一代代有气节的读书人一样。

  厦门电器控制设备厂1981年生产的低压开关板,也将保留在园区内。

  旧染纸厂还留下一些佛像,这是以前厂内做佛具的小厂留下的。

  正在改造中的旧染纸厂,不久后将以不失传统味道的“美好生活·SUHU”呈现于世。

  镇抚巷拾遗

  镇抚巷55号是泉州市半导体器件厂,据工作人员介绍,厂内部分空间已租出去,有乒乓球馆、婚纱摄影馆等,一些新潮的行业入驻巷中有年代感的建筑中,让老巷古今交融,更有活力。

  半导体器件厂一楼的iflowers婚纱摄影馆,据工作人员介绍,这里以人像摄影为主,婚纱照和写真集,吸引不少市民前来光顾。透过摄影馆内挂满植物标本的大落地窗,可看镇抚巷内的人来人往。

  巷内还有加工维修藤椅的传统手艺店。
  据店员介绍,这间日料店在镇抚巷已开了8年,平时吸引不少饕客前来觅食。
??? 巷内一小块空地上,立了一个篮球架,当真可以“运动无处不在”了。
  镇抚巷45-1号门前,还有古井一口,井口并不是常见的圆形,而呈水滴形,井边有一块“绸带系双笔”的石刻,寓意为官或者文采出众。应是后人建房时,当作建材搬到了此处,与古井为伴。
  在过去泉州古城铺境制划分下,镇抚巷与敷仁巷同属南隅登贤铺小泉涧境,据史料记载,附近的承天巷中段有小泉涧境的境庙“登贤宫”,而在镇抚巷与敷仁巷交界处,也有一处境庙,内有“登贤古地”四字,或为登贤宫的分支。
  在清末民初泉州文人杨介人所著的《畅所欲言》中,有一句闽南俗语“冤枉鬼打陈波舍后尾门”(上为内容和封面拼图,杨茂盛/供图),正是发生在镇抚巷,海甸陈氏在明初从泉州永春迁至镇抚巷内,五世祖陈愧庵(1475年-1517年)还曾在镇抚巷设育婴堂行善,专收弃婴,且立下规矩,凡有人认领弃婴者,每月给铜钱500文,冬夏童装各一套。
  在清嘉庆道光年间,陈氏家族中的陈波舍居住于此,其府第后门与黄宗汉的府第后门同在玉犀巷,传说当时有人要馈赠京城大员黄宗汉,夜晚派人挑来两担银两,由于路上无光,送银两的人敲开陈波舍府第后门,将银两一放,交待几句话,未等回答,扭头便走。陈波舍三更半夜白得“冤枉鬼”送来的两担银两,被传为趣闻,于是成了这句闽南俗语“冤枉鬼打陈波舍后尾门”。
  入夜的镇抚巷口,生意兴旺、光明如昼,充满了活力,古老与现代在这里融合得如此和谐,也是镇抚巷的一大特色,喧哗与宁静,将在这里长久共存下去。

本栏目由泉州文旅集团、泉州网联合出品
?

??? 注:本文撰写过程中,得到和平社区、杨茂盛先生、粘耿扬先生、老宅后人的大力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预告

  下期《巷遇》将走进镇抚巷附近的玉犀巷,玉犀巷同样有着悠久历史和精彩故事,希望了解相关背景的读者通过下方粉丝群加入我们,共同发现泉州古巷之美。

  长按二维码加入我们吧!如果您对泉州古巷感兴趣,如果您有关于泉州古巷保护的想法和建议,欢迎您加入“巷遇粉丝群”,和大家一起吹水聊天吧。

往期回顾

巷遇:伍湖巷

巷遇:十八弯巷

巷遇:马鞍山

巷遇:通源巷

巷遇:金鱼巷

巷遇:马坂巷

巷遇:甲第巷

巷遇:裴巷

图文记者?王了

出镜记者?吴晶晶

摄像记者?颜沐

实习生?苏维斯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