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


您的位置: 泉州网>泉州新闻
2018-08-01 10:37:24 来源:
承天巷西起中山中路,东接南俊路,可直达“闽南甲刹”承天寺,故名承天巷。

  巷 | 遇 | 档 | 案

地理位置
泉州市鲤城区承天巷
所属社区
泉州市鲤中街道和平社区
A 地名由来
  承天巷位于泉州市鲤城区中山中路东侧,西起中山中路,东接南俊路,全长300余米,可直达“闽南甲刹”承天寺,故名承天巷。
B 巷子看点
  唐代的泉州城,按照中国传统城池的修筑方式,有子城(内城)和罗城(外城)之分,而泉州子城东西南北四门中的南门——崇阳门,就位于承天巷口。
  巷口有泉州市文管会1984年立的遗址碑,碑文东侧墙壁上,还有一块泉州市文管会1964年立的遗址碑和一块镶于上方墙壁的石匾,上书“丽正门”三个大字,这是康熙二十年(1681年)提督杨捷重建崇阳门后更改的名字。在古代,崇阳门还作为鼓楼来播报时辰,因此在民间也被称为 “南鼓楼”。
  从这张地图(刘李雄/供图)可以清楚看到泉州子城崇阳门的所在位置(如图所示)。作为泉州古城的重要地标之一,历代泉州文人为崇阳门留下了许多文章,明代出生于泉州的户部主事苏茂相有七律《登崇阳楼谈刺史王潮遗事》一首,诗中写崇阳门楼“英雄遗迹依稀记,暮倚高楼一啸过。”此外,还有康熙年间黄志焕的《重建崇阳楼记略》、乾隆年间庄有恭的《重建崇阳门记》、同治年间庄俊元的《重修南鼓楼丽正门碑记》等,足见崇阳门在泉州古城的重要地位。

  关于崇阳门南鼓楼,还有一句生动的民间俗语,清末民初泉州文人杨介人所著的《畅所欲言》中,就记载了一句“南鼓楼色雀子”(杨茂盛/供图),因为南鼓楼的檐上有一些用锡雕成的麻雀,“色雀”即为“锡雀”,锡雕的麻雀见人不惊、闻鼓不飞,来形容为人阅历丰富、经验老道、凡事不动声色,不易上当受骗。

  除了崇阳门外,巷内保留了不少颇具特色的老建筑,还有许多离奇的传说故事。
  江夏侯周德兴:
三支路箭破龙穴

  据泉州民间传说,明太祖朱元璋在位时,钦天监报告闽南有天子之气,于是派开国大将周德兴(?年-1392年)前往调查,江夏侯周德兴深谙堪舆之术(堪,天道;舆,地道。堪舆即风水),得知由五代时期留从效捐建承天寺中,有一块名为“鹦哥山”的龙穴,为避免这名为“承天”的地方出现一位“真龙天子”,决定破坏其风水,用“路箭”之法,修新府口巷,射向鹦哥头部正穴;修敷仁巷,射向鹦哥腹部(承天寺大雄宝殿);修承天巷,射向鹦哥尾部(承天寺山门),破坏了这块龙穴。

  《明史》中关于周德兴在福建的经历只有短短数语:“德兴至闽,按籍佥练,得民兵十万余人。相视要害,筑城一十六,置巡司四十有五,防海之策始备。”不难发现,周德兴在福建民间征兵十万余人,又修筑城池,难免会劳民伤财,颇有民怨,为其附会上“破坏风水”之说,可见古代泉州人民对其的不满态度,只是这个传说言之凿凿,在地理位置上完全可以自圆其说,于是成了一段流传至今的谈资。

  承天巷75号

  徐应升老宅:

  四品大员青砖徐

户主徐周林与“青砖徐”。
  承天巷75号,为清代正四品大官徐应升的中宪大夫第,据户主徐周林先生介绍,这是泉州市区唯一的一个青砖古厝,也是街坊口中的“青砖徐”。

  在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中,风水有着重要的地位,有着深厚底蕴的泉州古城,风水之说自然如影随形。闽南古厝大多以烟炙砖修筑,为何会出现一座与众不同的青砖古厝?徐周林先生解释说,老宅所在地,在风水上是一处“毛蟹穴”,雨天的时候,地上会冒出水泡,之所以选择青砖而不是红色的烟炙砖,因为青色的蟹代表着生机和活力,红色对于蟹来说,就是熟了的意思,因此这座青砖古厝,刚好在风水上起到了破解和兴旺的作用。

  那么在事实上,究竟是因为风水学说,还是因为当年依照清代大员的府第规制,才修建出一座与北方官员府第相似的青砖大厝?面对追问,徐周林先生十分肯定地说,就是因为“毛蟹穴”的原因,而且此说并非空谈,下大雨的时候,他就亲眼看到过地上往外冒水泡,至于是什么地质构造的原因,实在不得而知。

  据徐周林先生介绍,青砖徐面南背北,清代始建的时候,面积很大,从沟尾下一直到现在的泉州市实验幼儿园,为五落五开间双护厝,西侧有书房、花园和假山,随着时代变迁,现在只剩下中落官厅还保留原本的面貌。
徐周林先生讲述老宅往事。
  据《周基登贤徐氏传》记载,徐氏在登贤铺已经繁衍300多年,人才辈出,为古城望族之一。徐氏二世祖徐文凤经商腾达,子孙在登贤铺一带先后建起六座大厝,除了青砖徐之外,现在保存的还有附近敷仁巷内的文魁宅、进士第等。
  徐周林还保存了一幅清嘉庆年间的圣旨,只是因为重修族谱,目前圣旨已不在家中,只有一幅复印件,圣旨上有“清嘉庆帝诰封仪轩公夫妇制文”的字样,据徐周林介绍,这是清代嘉庆帝下发的圣旨,诰封的正是徐应升的祖父、徐氏二世祖徐文凤(字乃岐,号仪轩)夫妇。徐周林介绍说,徐应升为清乾隆己卯(1759年)科解元,曾任兵部武库司员外郎、中宪大夫,是清代的正四品大员。

  徐文凤、徐用逢、徐应升祖孙三人,都有着各自的人生传奇,据徐氏家族资料记载,徐文凤早年来到泉州城内经商,从事布匹丝绸等生意,后来与儿子徐用逢经商有道,往返于中国南北,低买高卖,攒下了大片的家业。

  在成为城中巨富之后,徐用逢出资修缮文庙、承天寺、元妙观、东岳庙等,还修筑南安官桥的“白垵子母桥”,留下许多佳话。

  门楣上的门簪和雕花,依旧完好保存下来。
  老宅大厅内,还可看到旧神龛一张,出于防盗考虑,已用金属条固定。
  在登贤铺,还有一个“温星君不回登贤宫”的民间传说,当年青砖徐迎接登贤铺保护神温星君到徐家看戏,看完送温星君回宫时,在卦象上看一直得不到应允,徐家人继续卜问是否要留在徐家时,得到的卦象为“是”,温星君的神像因此留在徐家大厅,并设神帐供人祭拜。
  横竖线条组成的菱形纹,加以回纹勾边,配上花草人物的雕花,青砖徐内有着古色古香的窗棂。
????中落内厅梁柱之上,有着繁复舒展的雕花,旧时的图案依稀可见。
??? 长长的砛层,不减百年前的气势。
??? 青砖徐西侧围墙内,是一面万字纹墙壁,寓意着幸福如意。
承天巷89号
陈氏老宅:
小店深藏进士第

  承天巷89号是一间小卖部,穿过店铺,后面是一间损毁严重的古厝,店铺内89岁的老人陈心传,讲述了这间古厝不凡的来历。

  据陈心传老人介绍,古厝有200多年历史,为三落五开间布局,门口还曾立着进士旗杆,来自清末陈保泰、陈文芳文武双进士。这里还有一个颇为励志的故事,相传陈氏祖上曾走街串巷,带着两兄弟以补鞋为生,经过承天巷一间大厝门前,被户主人驱赶,两兄弟受辱后立誓,将来如有飞黄腾达一日,必要在此买地盖房。后来两兄弟中,哥哥陈保泰中了文进士,任江南提督监察御史;弟弟陈文芳中了武进士,任淮远大将军,一偿夙愿,在此买下地皮,盖起了这间大厝,得以扬眉吐气。

陈心传老人讲述老宅的传奇故事。
  据史料记载,泉州历史上确有陈保泰、陈文芳一文一武两位进士。陈保泰,字子儆,明代晋江人,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中进士,曾任浙江道御史;陈文芳,明代晋江人,万历十四年(1586年)中武进士。这两位进士都是明代人士,而且高中日期相隔27年,与陈心传老人的回忆颇有出入,而且按古代以辈分起名的习惯,二人姓名也差异甚大,暂无其他资料可以佐证二人关系。虽然老人的回忆有着颇多疑点,但在周围老街坊的记忆中,有关于进士旗杆的印象,这间古厝是当年进士第的可能性很大。
古厝院中,如今草木繁盛,仅留一条石板通道。
??? 据陈心传老人回忆,老宅以前还有不少宝贝,除了几块官方匾额之外,一件御赐玉石镜屏和一对白瓷瓶,可根据玉石镜屏上的湿润程度来预测天气,而用瓷瓶来养花,不用换水也能长时间保持水质干净。
  老人数着家珍,细节之处也描绘生动,更为老宅增添了几分离奇色彩。

承天巷79号、81号

蔡氏老宅:

泉州一怪画艺绝

  承天巷79号、81号是蔡氏老宅,也是泉州知名国画家蔡展龙的故居,百年之前,蔡氏先辈从巷内陈氏家族购得此宅,至今保存尚好。
  据蔡宅内的林阿姨介绍,蔡氏先辈生意做得很大,在打锡街、水门巷有多家布行、杂货店,现在老宅前落两侧厢房、护厝已对外出租。老宅的梁柱门窗上,自然有着当年大户人家必备的雕饰,据林阿姨回忆,宅内梁柱两侧以前还各有一只漆金凤凰,可惜已被人为破坏。
老宅柱础石上雕有精细的纹饰。
??? 老宅还有着中国传统的冰裂纹透雕木窗,既有通风采光的效果,不规则的形状如冰花片片,又有着美观的立体感。

  据林阿姨介绍,这里曾出过泉州著名画家蔡展龙(1927年-1992年),蔡展龙曾师从泉州著名画家李硕卿,在上世纪50年代末,前往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深造,曾任泉州画院副院长、福建省教育画院画师、泉州高甲戏剧团舞美设计等。据资料记载,蔡展龙擅长水墨花鸟,书画作品不循常态、辣劲奇异,构图险峻奇绝,别开生面,被称为 “泉州一怪”,也被尊称为“闽南文人画派先锋”。

蔡展龙作品《含羞》
蔡展龙作品《自由自在》
  有文艺评论家认为,蔡展龙曾经下放农村,经历坎坷,终生未娶,强烈的个性造就了他浓烈的绘画风格,也让其在艺术创作上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

承天巷91号

王氏老宅:

防火巷内有人家

  穿过承天巷北侧一条狭长的防火巷,巷内是承天巷91号王氏老宅。
  老宅有着明显的中西合璧风格,用红砖和石材修筑。
  正厅门前有一块石匾,上有“三台挹秀”四个大字,宅内的黄寒芬女士表示,这四个字的具体意思不太清楚。
  泉州清源山有三座山峰,古时也称“三台山”,“三台挹秀”或有“清源揽秀”的意思,既点名了王宅的地理位置,又透着文雅,十分别致。黄寒芬介绍说,始建这座房子的主人王老师曾是振兴小学的老师,儿子王贤伟和儿媳都是泉州师院附小的老师,都与教育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王宅门前还有圆形古井一口,古朴敦实,仍可取水使用。
承天巷71号
陈宅:
教育世家出名人

  承天巷71号看上去是一户普通的人家,只能门楣上的“颍川衍派”可看出这户人家姓陈,就在这户陈家中,出过不少影响颇大的泉州名人。

  据陈家媳妇许碧云女士介绍,府第内曾有“文魁”“德高望重”等牌匾,陈家在清代就出过一位泉州府武官陈庆余,陈庆余的后代中,有清代举人陈樨香,为母守孝三年而辞官回承天巷办私塾。清代光绪十九年(1893年)这里又出过一名举人陈家楣,曾任泉州工艺传习所所长。

  这里还出过一位知名画家,在上一期新府口巷的介绍中,居住新府口69号和71号的画家颜国祥,正是与居住在这里的艺术家陈家楫,共同创办了泉州公立溪亭艺术专科师范学校,成为最早一代将西画教育带到福建的艺术家。

  陈家楫(1901年-1955年),字如川,号作舟,曾就读于集美高等师范学校,上海大学美术科,曾任泉州公立溪亭艺术专科师范学校校长,这所学校也是现在的泉州师院的前身之一。

徐碧云女士讲述陈家的历史故事。

  此外,这里还出过曾任泉州五中校长、泉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首任校长的陈家蘩女士。

  百年树人、润物无声,从清代以来,陈家一代代教育家,为泉州的文化教育默默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承天巷拾遗

位于承天巷巷尾的福音堂,建于1921年,在1938年曾遭日本飞机轰炸,一度搬迁至别处,1947年,教会在旧址重建福音堂。目前福音堂正在内外装修,预计年底可以完工。
  承天巷63号曾是一座民国洋楼,近年来因为年久失修,已经翻建成一栋现代楼房,只在楼房门前东西两侧,保留了当年的两块石碑,一块为“四门世胄”,书于甲戌年(1934年),出自泉州大户人家内屡见其墨宝的泉州著名书法家曾遒之手,或有“四家名门之后”的意思。另一块为“科甲开先”,自然与开福建科甲先河的唐代欧阳詹有关,两边的雕花已经在几十年前被人为损毁。当年修建洋楼的户主名为欧阳世汀,是一位缅甸华侨,通过侨汇让弟弟修建了洋楼,自己却从未在此居住过。
  承天巷北面另一条防火巷尽头,是承天巷41号,如今已经改建成了现代建筑。
  这里曾是高甲戏金绣春、新绣春、小绣春等戏班的居所,也是许多泉州老辈人的集体记忆。
??? 承天巷59号,如今是一家餐馆,后面是一座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洋楼,洋楼一层的外廊天花板上,之前涂层脱落,裸露出不少英文报纸,据餐厅负责人介绍,这栋洋楼的户主姓颜,这些报纸的日期是八九十年前的,已经不知道是何时贴上去的,由于此前隔绝空气,至今纸张如新,字迹清晰,成为巷内一景。
  位于巷内的泉州实验幼儿园是一所名校,曾经也叫“二幼”,历史悠久,前身是华英幼稚园,创办于1927年,曾开创泉州幼儿教育的先河。
  承天巷北侧有三条狭长的小巷,除了通往41号和91号的防火巷外,87号旁边还有一条,巷内两侧有教室和居民房间,生活气息浓郁。
  承天巷40-1是一间名为“时光客栈”的民宿,开办几年来,小清新的风格受到不少来自全国各地游客的欢迎。

  :本文撰写过程中,得到鲤中街道和平社区、刘李雄先生、杨茂盛先生、老宅后人的大力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下期《巷遇》将走进同样位于中山中路的奎霞巷,奎霞巷同样有着悠久历史和精彩故事,敬请期待。

往期回顾

巷遇:新府口

巷遇:玉犀巷

巷遇:镇抚巷

巷遇:裴巷

巷遇:甲第巷

巷遇:马坂巷

巷遇:金鱼巷

巷遇:通源巷

巷遇:马鞍山

巷遇:十八弯巷

巷遇:伍湖巷

图文记者 王了

摄像记者 颜沐

实习生 苏维斯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