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


您的位置: 泉州网>泉州新闻
2018-08-15 11:18:43 来源:
该巷按二十八星宿适居奎星位置,早晨日照巷中,朝晖如披霞,故名奎霞巷。

  巷 | 遇 | 档 | 案

  地理位置

  泉州市鲤城区奎霞巷

  所属社区

  泉州市鲤中街道通政社区

  A 地名由来

  奎霞巷位于泉州市鲤城区中山中路西侧,全长约200米,东起中山中路,以前西接南北走向的会通巷,形成一条“断头巷”,给居民交通带来不变,不久前打通工程完毕,现在的奎霞巷可直达濠沟墘,长度增加的同时,奎霞巷也变得四通八达。

  “奎霞巷”巷名的来历颇为复杂。据官方资料《泉州市地名录》载,“该巷按二十八星宿适居奎星位置,早晨日照巷中,朝晖如披霞,故名奎霞巷。”此外,南安石井镇也有奎霞村,据村中人介绍,也可能是早年村中有人迁移到此巷,把名字也带了过去,近年还有奎霞巷的人来到村子寻根。

  奎霞巷还有一个别名“高丽巷”,在大航海时代,泉州和朝鲜半岛的高丽国同属航海路线上的重要节点,或许在文化商贸交流中,留下了高丽的异域别名。

  B 巷子看点

  奎霞巷位于热闹的中山中路,巷口曾有为明代潮州知府谢光所立的“良二千石”牌坊,据史料记载,可能在民国修建中山路的过程中被移除,如今坊匾及部分构件仍存于南建筑博物馆;巷口有一间远近闻名的肉燕店,是各类泉州美食榜上的常客;百年老字号的制作南音乐器南嗳的“壶协轩”位于巷内中段;还有由洋楼改造的民宿龙玲阁;抗战时期国民党“钱阎王”也曾借居于此。

  历史上奎霞巷也不乏亮点,宣统元年(1909)十月,出生泉州南安吴瑞玉,奉同盟会组织之命回到泉州,就在奎霞巷设立秘密机关,从事地下斗争。此外,1916年,这里还出现过泉州历史上最早的露天电影院之一“温陵戏院”,曾风光一时。

  据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史图书馆主任黄方医师介绍,1931年,奎霞巷拓宽修建,当时为长170米,宽7.5米沙粘土路面,1946年改用花岗条石砌修。据他介绍, 1937年8月17日,晋江县妇女抗敌后援队(妇抗队) 筹备处在奎霞巷张宅设立,由泉州女青年章绿汀等10多人组成,并在《泉州日报》发表宣言,号召全县妇女积极参加抗敌队伍。

  奎霞巷32号

  龙玲阁:

  开闽世第待远客

  空中俯瞰龙玲阁,恬淡幽静。

  奎霞巷32号名为龙玲阁,正门是传统的闽南建筑风格,门楣上的“开闽世第”四个字,显示这家主人姓王,是王潮、王审邽、王审知这“开闽三王”的后裔。门前一个小广告牌,则可以看出这里是一间民宿。

  穿过正门,迎面是一座造型气派的外廊式建筑,屋顶上的山花,有着较为明显的艺术装饰风格(Art Deco) ,这种建筑风格曾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西方盛行,通过太阳光线、齿轮或纯粹装饰的线条来表现时代美感, 可以看到山花下半部分有一个类似钥匙或者小刀的造型,这些自由发挥的线条,就是通过纯粹的装饰带来美感。

  据经营这间龙玲阁“阁主”王煜洋先生介绍,后面这座洋楼兴建于1945年,占地828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300平方米,所有建材都由国外进口,历经数年才完工。

  院内东侧有一处“思齐坊”,取“见贤思齐”之意,墙壁上有不少楹联诗句,其中还有两位清末进士的题字。

  王煜洋介绍说, 2005年时,父母从一位菲律宾傅姓华侨手中花400万元购得此宅,买下后,又在原有基础上做了大量修缮,使之尽善尽美。小时候居住于此的傅氏后人傅耀辉目前在香港居住。

  2013年,王煜洋开始想把这座宅子打造成特色民宿,在2016年与合伙人开始动手改造,2017年终于正式营业。

  楼内中庭设有一处读书角,自然采光,十分闲适,此外,楼内还有大量老家具,这是王煜洋一家多年收集的成果,有着旧年月的质感。

  70年前的进口地砖,仍然光可鉴人。

  二楼客厅有台湾知名人物王金平为王煜洋的父亲王伏龙题写的“龙行天下”。

  十四个房间用了泉州十四处景点命名。

  楼顶的空中花园,打理得颇有风情。

  楼前一株老龙眼树,已是硕果累累。

  院内东侧还有水井一口,水质清澈,井上有“饮水思源”四字。

  院内有茶花中的珍品十八学士一株,只是还未到花季。

  大楼西侧水池中,养了一只硕大的青蛙,喂养两三年后,现在并不怕人,时常跳到岸上,接受工作人员的面包虫大餐和轻抚。

  奎霞巷40号

  壶协轩:

  匠心独运百年传

  奎霞巷40号,门楣上有一个小巧简单的招牌,上有红底黑字:壶协轩。这里是一家有着百年制作南嗳(ài,同“哎”)历史的老店。

  南嗳,又称嗳仔、嗳玉,是一种中音唢呐,为泉州南音“四管”的主要乐器之一,也是泉州地方戏曲、民间音乐、法事音乐中的常用乐器。跟大家平常印象中高亢嘹亮的唢呐不同,南嗳以柔美见长。“壶协轩嗳仔嘴”,因为嗳仔嘴发音最好,远近驰名。

  壶协轩的第三代传人李国庆今年67岁,看起来比较内敛沉默,但一提到祖传的南嗳制作技术,马上就打开话匣子,变得十分健谈。

  他介绍说,壶协轩的历史要追溯到爷爷那一辈,爷爷本来就热爱南音,擅奏乐器,后来以“和朋友泡一壶茶,协商着聊点事”之意,创立了“壶协轩”。

  “壶协轩”三个字既没有涉及南音和乐器,也没有具体所指,就是简单描绘一种惬意的场景,用作招牌,颇得几分禅意。

  李国庆向泉州网记者介绍陈列出的各种型号南嗳成品。

  李国庆说,壶协轩制嗳有“三不”:

  第一不:制作者自己不吹南嗳。这是因为当年爷爷拿着自己精心制作的南嗳,向友人吹奏时,对方打趣道,音乐这么好听,究竟是你制作的南嗳好,还是你的演奏技术好?爷爷一时无法辩解,回家便立下家规,今后子孙只能制作南嗳,不得吹奏南嗳,让南嗳的质量去获得口碑。

  第二不:制作从开始到结束不试吹。壶协轩的南嗳都是手工打造,即使三个人合作,一支南嗳也需要花费半个月以上,南嗳中的零件,如哨片、哨子、唢呐嘴、杆等,都需要手工精心制作,再组合起来,只要按照严格的工序一步步走下来, 制作出来的南嗳,音色和音准就没有问题,李国庆自豪地说,至少到目前为止,卖出的南嗳还没有因为质量问题而需要返工的。

  第三不:从不批发或订制,顾客上门,看上了成品就买走。虽然这样可能会影响销售,这样的坚持能保证每一支南嗳的品质始终如一。

  这“三不”的原则看起来有点特立独行,细品之下却有其独到的匠心,凭着这份坚守,早在李国庆父亲李松烟一代,壶协轩的南嗳已经蜚声海内外,除了泉州之外,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都有慕名而来的顾客,上世纪90年代,不少来泉旅游的台湾同胞到泉州旅游,常常带回的物件之一便是壶协轩的南嗳,可以时常感受乡音。

  厅内窗户上,玻璃框内保存着壶协轩几代人的记忆。

  这是59年前的1959年春节,李国庆父亲李松烟所在的泉州乐器厂的员工全体留影,背景是百源川池附近的泉州市工人文化宫影剧院,现已拆除。

  1967年,16岁的李国庆开始学习制作南嗳,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世纪,这期间他做过五金零件,也曾参加过上山下乡,直到1992年才开始正式专注制作南嗳,一生专注做好一件事,到现在,他最希望的是这门祖传技术能够完好地传承下去,让百年的工匠精神,继续熠熠生辉。

  奎霞巷48号

  蔡氏:

  崇节重义获旌表

  奎霞巷48号蔡宅,蔡氏是奎霞巷的大户人家之一,以前老宅范围很大,如今附近有好几户都是蔡氏的后裔。“南薰献瑞”四字透着古雅,“济阳衍派”四字不忘先祖,蔡氏家族从清代以来,也确实家风深厚,人才辈出。

  在48-2号的后院东南两侧,各有一块石碑,上面摆放着花盆,移开花盆,上面的刻字显露出蔡家的不凡历史。

  东侧石碑长116厘米,宽47厘米,上面仅有两个字:节义。南侧石碑长235厘米,宽38厘米,上面则有28个字:旌表原任浙江观风整俗使蔡仕舢侧室以子常云贵例封太孺人陶氏。这两块石碑,实际上正是以前牌坊的一部分。

  蔡氏家族为“济阳衍派”,这里的“济阳“在如今河南兰考县一带,宋代迁至泉州南门外,直到蔡氏十二世蔡石菴(ān,同“庵”)取得功名后,全家迁至奎霞巷,据当时擅长堪舆的风水先生研判,蔡家所在地,在风水中是‘燕子归巢’穴,为风水宝地,此后蔡氏子孙果然科第蝉联,屡屡高中。蔡氏祖厅曾有古联一副为证:”子午卯酉秋闱叠荐,辰戊丑末春榜连登“,道出蔡氏一族子弟科考之盛。因为蔡宅附近曾有供奉观音的市曹宫,后来蔡氏被远近居民称为“市曹蔡”或“仕曹蔡”。

  旧时的蔡宅位于奎霞巷与会通巷交界处,据49-1号的蔡东海先生介绍,现在的会通巷9号附近是当年市曹宫的旧址,此外,附近的会通巷7号是尼姑庵“方德堂”,至今仍在。

  到清康熙癸酉年间,蔡氏后人蔡仕舢(shān,“大船”的意思) 中举,先后出任监察御史、浙江观风整俗使等职,政绩卓著,后被皇帝御赐牌坊旌表。旌(jīng,读“经”)表,是古代帝王对臣民良好德行的表彰,而蔡宅的两块石碑,也正源自于此。

  “旌表原任浙江观风整俗使蔡仕舢侧室以子常云贵例封太孺人陶氏”,其中的“观风整俗使”,是清代雍正年间设置的纪检监察一类的官职,而古代女子“以子为贵”,这句话正说的是,旌表蔡仕舢的侧室陶氏,因为儿子蔡常云的功名,而封“太孺人”的尊称。另一块碑中的“节义”二字,“节”是褒扬蔡仕舢姐姐守节之道,“义”则是指蔡仕舢对姐姐的尽仁尽义。

  在48-1号蔡东海先生的院内,同样有两块来此这块牌坊的构件,花纹和造型古朴典雅。据推测,牌坊可能在民国时期被毁。

  居住在48-2号的蔡南山先生。

  48号蔡宅为已故的蔡通陞(同“升”)先生于83年前所建。蔡通陞生于1908年,曾在东街一家金店当学徒,后与友人开设大同钱庄,家业得以兴旺,与泉州的进士吴增、新府口的举人苏镜潭是多年好友,还曾收到过弘一大师馈赠的墨宝。

  蔡通陞的儿孙辈也是人才辈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的几个孩子就有考取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天津大学、西安科技大学等名校的,孩子们学有所成回到家乡工作至退休,在教育界、建筑行业等领域颇有建树。孙子辈中,则有考取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一流学府的,其中孙子蔡晓晞以1998年泉州市理科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上海医科大学。在街坊邻居眼中,蔡家家风优良,崇尚知识,“蔡家子孙很会读书”。这里不难看出,在良好的家风家训熏陶下,子孙中更容易人才辈出。

  奎霞巷28号

  傅宅:

  扰民嗜杀钱阎王

  奎霞巷28号要从巷中一条窄巷进入,门口有“傅寓”二字,如今户主住在二楼,一楼已经出租,也许是平日疏于清理,四周已略显杂乱,但四根粗大的朱红石柱,和西侧的旋转铁梯,依稀可窥当年的气派。

  这座楼始建于1935年,当时由傅氏家族中的菲律宾华侨所建,虽然是居家之所,但在造型上借鉴了西方公共空间的廊柱设计,显得气势非凡,最初准备设计成闽南建筑中的“同字厝”造型,1937年完成东侧工程后,西侧因抗战停工。

  据巷内老人介绍,这里后来还曾作为泉州市总工会的办公场所。

  傅宅二楼阳台,视野开阔,假山绿植,令人心旷神怡。

  傅宅还跟一个传奇的人物有关,据史料记载,1937年至1938年,国民党军80师239旅旅长钱东亮率部驻守泉州时,就将司令部设置于此。

  据说民间传说,因为当时城中军队增多,钱东亮便四处借房当兵营,开元寺、承天寺、崇福寺都驻有军队,弄得佛门乌烟瘴气。钱东亮奉行“治世用重典”,有“嗜杀”之名,加上驻防时扰民不断,泉州民间称其为 “钱阎王”。

  泉州民间还有关于钱东亮和弘一大师的传说,相传1938年腊月,钱东亮前去承天寺拜访弘一大师,看看这位德高望重的高僧是什么样,见到弘一大师之后,“钱阎王”被大师正直的佛门气场逼得不敢直视,弘一大师借机劝谕:“杀,是不好的。上苍忌杀,佛法戒杀。旅长还是远杀的好。”钱东亮如醍醐灌顶,默然不语,颓然而退,此后,在钱东亮的战区,弘一大师可以自由往来。

  关于钱东亮,还有一个泉州民间传说,相传钱东亮出生行伍,功夫了得,打听到崇福寺有一位铁罗汉为武术名家,一手铁砂掌蜚声武林,便前往拜会,在知客僧带领下,于客堂墙壁上见到对联一副:“双拳铁罗汉,十亩老农禅”,气势非凡,得见主持妙月禅师之后,谈文论武,各试身手,钱东亮均自愧不如,知难而退,自此崇福寺在乱世中未受到太多骚扰。

  奎霞巷拾遗

  如今奎霞巷终点不再止于会通巷,上图为奎霞巷未打通之前的资料图,下图为打通之后的现场图。今年奎霞巷打通工程被列入泉州市首批64个生态修复城市修补项目计划中,属于“古城微循环交通提升工程”之一。 6月27日,打通工程完毕,如今奎霞巷可直达濠沟墘,有效降低花巷支路、会通巷的交通压力。为附近居民和外来游客提供了更多的出行便利。

  左侧空地(停放汽车处)原为9号民居,1946年几位中共地下党员居住于此处,并在此开会策划同年6月28日的著名的“泉州劫狱”事件。

  1948年6月28日,在中共泉州中心县委指挥下,4名武装人员深入关押政治犯的国民党泉州监狱,果断出击,用1把竹梯、2发子弹、3块石头、4分钟时间,迅速营救出5名领导干部,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黄方/摄影)

??? 这些土木结构2层楼房原为“启明女学”的校舍,该校是泉州首家侨办女校。1921年由菲律宾华侨陈光纯在自己的宅基地和房舍建设创办,办学经费也由陈光纯独力支撑。聘请西班牙神父任道远为校长,延聘当时泉州名师任教,伍乔年、吴藻汀、张仰薇、黄礼贞、龚念平、吴文良等。初办时启明女校在奎霞巷并与天主教堂毗邻,后为求扩大,迁往花巷许厝埕。1930年启明女校因经费中断而停办。(黄方/摄影)
?

  奎霞巷口的这家肉燕店是不少老饕的心头好,开了33年,至今招牌上只有“老字号”三个字,颇有无名高手范儿,赢得口碑凭的就是硬功夫,简简单单一碗肉燕汤,其实十分用心,汤底要用猪骨连续熬制十几个小时,浓白鲜香,肉燕馅则用精瘦肉手工捶打而成,再配以虾米、荸荠、葱白,让肉燕爽口弹牙的同时,味道更有层次感。几十年来,迎来送往的食客中,少年变成了中年,中年增添了白发,不变的是对味觉始终如一的坚持。

  在奎霞巷龙玲阁顶楼观景台,放目远眺,古城景色可尽收眼底,千年古巷的故事,沉淀至今,令人回味。

  注:本文撰写过程中,得到鲤中街道通政社区、老宅后人、黄方先生、杨茂盛先生、刘李雄先生等的大力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下期《巷遇》将走进同样位于中山中路的通政巷,不一样的老巷,不一样的精彩,敬请期待。

往期回顾

承天巷

新府口

玉犀巷

镇抚巷

裴巷

甲第巷

马坂巷

金鱼巷

通源巷

马鞍山

十八弯巷

伍湖巷

  图文记者 王了

  出镜记者 吴晶晶

  摄像记者 颜沐

  实习生 邹若妍

责任编辑: